欢迎访问!
www.166300k.com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166300k.com > 正文

高庭往事

发布日期: 2022-08-03浏览次数:

 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终有一天会回到高庭——我的故乡,被称之为玫瑰的天堂,我也从没想过会有一天以亲王的名义再次回到这片土地,我亲爱的故乡,距离上一次我亲吻高庭的土地已经过去了七年。我受够了多恩炎热的气候,我受够了多恩人常年不洗澡的陋习,更多的是,我十分思念我的故乡,每当我在阳戟城遥望,暖暖的风吹拂着我的脸,那是青亭岛的酒,那是家乡的姑娘甜美的笑颜。终于,在我祖父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这个人质,将要被送回我的家乡,而多恩的公主,也要从我的地盘回来了,我不知道这妞心情如何,反正对我来说,管他呢,这些年我受够了,无论狼家的崽子们怎么闹,北境那该死的罡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吹到我们这的,我呸,还凛冬将至,还有那把异鬼带过来的北境之王,现在又准备将北境那些土特产带到我们这,真是可歌可叹啊,我呸!

  而这一年,除了北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在我的家乡,似乎也有几股势力在争相夺权,瓦里斯的小小鸟遍布整个维斯特洛,对,还有那小指头,他不是帮兰尼斯特准备了一个赫伦堡那么大的金山么,连那拉屎都是黄金的泰温公爵都能称赞的小指头。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在多恩的酒馆,人们讨论的不是战争就是那该死的战争,那帮酒鬼,喝完了酒就开始胡说八道,甚至扯出了风暴降生那小妞的龙,哦,诸神保佑,但愿那玩意别飞过狭海,多斯拉克的混蛋也就是在东边尽情的闹腾吧,然后......

  我的门被打开了,多恩的亲王,我想红毒蛇应该还没回来,那家伙的两下子才是让我感到乐趣的唯一方法,如今那家伙去君临了,该死的君临。

  “我是奉高庭亲王的口谕,特来接您回家的”。那个男人姿态很低,我看得出,让我想想。

  “文泰爵士”,我想应该没错,您让我等了整整七年。“您是否可以告诉我高庭现在发生了什么,我想知道我的祖父他,还有,我的叔叔,维拉斯....”

  “阁下,恕我没法一一回答您的问题”他的姿态依然很低,“您的祖父,恐怕...但是您的父亲已经很早就回到了高庭,你知道现在的世道,北方的战争,作为兰尼斯特家的”他说漏嘴了

  “爵士”,“恕我直言,我父亲恐怕是为了国王陛下,而国王陛下恐怕是姓拜拉席恩的”

  “是的,阁下”,他抬起了头,时隔七年我第一次看到高庭人,纯种的金色头发和褐色的眼睛,比这群多恩的猴子强一万倍。“现在可否随我一起回去,我想您的父亲和伯父已经等急了,至于国王的姓氏,见鬼,我们赶紧出发吧”。多恩的大钟发出铮铮的声音,我想多恩亲王现在最想看的也就是我赶紧离开这,哼,正合我意。

  “切,御林铁卫。”我听到有人不服气的低语道,“还有那个残废,很快就要当上南境守护了”我知道那是维拉斯,我的叔叔....

  “高庭如今真的要变成狮子家的附庸了,看那丫挺,我就知道他是个水货。”我知道这个人,曾经的贵族,和洛拉斯比武输了,自己选择放弃作为骑士的尊严,整日喝酒,这么多年了,居然还活着?

  祖父的葬礼是按照最高标准来的,或者说是仅次于国王的葬礼,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,在正式举行仪式前我在四处搜寻戴斯学士的身影,我穿过人群,却被一个强壮的身子挡住了,(那一身暗金的铠甲,难不成是暗黑穿越过来的骑士,这身装等来高庭杀小号的么————作者吐槽可忽略)高庭的阳光并不强,而我却始终没法直视这身盔甲,原本暗金色的光芒在阳光下变得更加耀眼,仿佛整个会场就是为了他而准备的,我抬起头来,对,我只有抬起头才能看到他的脸——一张我不愿见到的脸。

  “我似乎忘记你的名字了,小子”我知道他一定记得,只不过这个名字被他提起的时候只有愤怒和无奈

  “我是...”我准备用最下等的方式,我不打算在这个家伙面前浪费我的时间。

  “我知道!!!瑞德!!!”这个混蛋丝毫不准备给我留情,我记得他一定记得曾经的往事,七年了,七年了!!!难道人和人之间一定要用羞辱对方的方式才能证明你赢了么。亲爱的叔叔,那声音似乎让周围的人都看到了我这里,包括我的救星,戴斯学士飞快的把我带出了人群,我记得戴斯学士的手,苍老而有力量,他是整个高庭最博学的人,同时也是让洛拉斯甘拜下风的人,我的师傅。背后,加兰·提利尔的声音依然回响着,“兔崽子、有种啊你!”

  “师傅”,我看到七年未见的戴斯学士,他的脑袋上已经没有头发了,脖子越来越长,灰色的胡子也变成半白半灰,唯一区别的是曾经的灰袍沉香珠变成了蓝袍珊瑚珠

  戴斯学士没有回答我,他的眼睛在闪烁,我不知道他想要告诉我什么,他带我走进了他的书房,这里我来过无数次,没有任何变化,破旧的书架上摆放着已经别翻烂了的《征服者伊狄》还有那永远不旺的火炉,以及代表学士的最高荣誉,国王的权杖,那柄灰黑色的权杖,我已经看了十多年了,从我小时候我就知道在劳勃国王心中,戴斯学士的能力甚至可比(史塔克那群只会靠外挂的人靠谱多了)史塔克那个不懂游戏规则的人强多了,但是远在高庭的学士和和劳勃国王攀上亲戚的史塔克相比,国王似乎更信任自己家的人,我们考到了结局,而国王的权杖依然伫立在阴暗的墙角,火光在闪烁,老人的眼睛也在闪烁,我也不知道这是我和戴斯学士最后一次碰面,我所知道的是,那一次,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一种力量,一种坚定的力量。而我,就要将这种力量传承下去。

  戴斯学士背对着我,他似乎在低语着这什么,似乎是古瓦雷利亚语,那种繁琐的语序和拖着冗长调的语言只有学士自己才明白。

  “师傅,我已经七年没有回到这了,你得容我想想,七神啊,这问题得让我好好想想....”

  “你看”。老人举起了国王之杖,那乌黑色的黑藤木本是极其重的东西,被一只手轻易的举起来,黑藤木的颜色熠熠发亮,而学士激动的看着我,似乎想让我明白什么。

  “瓦雷利亚!!!”我不禁失色道,维斯特洛居然还有未被发现的瓦雷利亚钢,这是??

  戴斯将整个国王之杖举起,口中念念有声,瓦雷利亚的古语很长,我再次听到那些重复的调调,我看到了影子,光与影,整个黑藤似乎在燃烧,但是蓝色的火焰,还有那飞窜的光,整个学士屋被光芒笼罩,直到蓝光消失,学士把杖,如今已经不能称为杖了,漆黑的剑鞘,黑龙缠绕在剑柄上,龙的眼睛被镶上了两颗红色的宝石,学士把剑递给我,瓦雷利亚钢出奇的轻,但是这把剑不同,比起马泰尔家的宝剑,这把剑要重的多,但是比较与普通的剑却又要轻一些

  “这是黑曜石和瓦雷利亚钢一起打造的”学士笑了,也是我最后的财富,没有人知道劳勃国王会将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我,我想,这应该是七神的安排吧。

  我将这神器还给学士,学士摇了摇头,“这是最后的瓦雷利亚了,如果这把破晓都无法抵挡即将到来的黑暗,那么整个维斯特洛都将变成我曾目睹的一切。”学士看着我,眉毛紧蹙,我知道没有好话,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

  “你或许不是被光之往选择的人,光之王和七神一样,瓦雷利亚代表七神,黑曜石则是光之王的馈赠,可命运将他给了我,当我知道答案的时候,却已将变成行将就木之人了。”学士的眼光闪烁着光芒,他如鹰爪般的双手又一次按到了我的肩膀上。

  “我想,高庭的未来,就在你们这一代人的手里了。”他语气急促的说,“自从你祖父西去以来,无论是多恩还是君临,各种不好的消息纷至沓来,你叔父是一个骄傲的骑士。他绝对不会允许一个瘸子当上南境守护的,而且你的父亲和你的叔父关系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融洽...”想到这我突然想到,父亲,“师傅,我的父亲呢,他人在何处,我在葬礼上只看到了...”

  学士没有说话,他抬手放在嘴上,示意有人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,学士收起了武器,安详的看着我,留下了最后一句话

  国王的卫兵一脚踹开大门,嚷嚷着,谁是戴斯,金袍子看到挡在我面前的戴斯学士,一把拉过戴斯学士的手,另一只手按在戴斯学士的肩膀上,就这样戴斯学士依然比这群猪头卫士要高出好些,学士没有反抗,我只看到学士临出门低头回望了我一眼,然后就消失在茫茫的队伍中了,从此我再也没看到过戴斯学士。